院系动态
石思茂老师专访:谈谈教与学

    近日,艺术设计系的石思茂老师和他夫人朱老师首次伉俪艺术展《本·色》即将在图书馆展览。对此,记者对他们进行了专访。

    石思茂,四川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毕业,现于我系从事艺术教育和创作。

    朱守燕,毕业于乐山师院美术系,从事美术教育工作。

    记者:听说您所教的学生都反映一个问题:与其它班同学作业相比较作业太多,您对此有什么看法

   石老师(以下简称石):其实作为一个教师,每个教师有各自的教学方法。比如:有的老师一节课只说关键的几句话,学生明白老师所讲的含义了,那么这节课对于学生而言就是有帮助的;有的老师会讲很多,学生也明白了,说明个人教学方法不同罢了。不同的教学方式达到相同的教学效果。布置作业内容和量并不是盲目的,我只是希望学生能通过这种练习来提升自己手绘功底。都说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”,自己不去下功夫把基础打牢固,那后面的设计该如何进行呢?就像建房子一样,地基不牢固,再高的楼房也是做无用功。尤其是我们现在艺术设计专业的,要想从高中那种模式性的训练中转换出来,是需要用手上的东西去进行转变。那么,练习便是必不可少的。我相信,世界一流的设计师一定是一流的手绘高手。

    记者:对于实验水墨这门课程的设置,老师有什么看法?

    石:其实,这个问题你应该从两方面来看。第一个,开设这门课程的初衷是因为艺术设计这个专业,要注重对文化传统梳理和认识;第二个是对相应水墨材料的尝试和实验,包括每一个笔触、包括他的水分、对材质上产生的一些有韵律的渗透,形态的变化等。如果你没有这个视觉经验,要去生搬硬套的用别人的元素,你是侵权的。在一个知识保护的时代,在于这某个元素是你自己的原创。在其它方面,经过一定的训练之后,你对中国的文字的字体设计,图形创意等等材质上的变化便有了印象,这些印象能帮助我们设计与创作。我对水墨最关注的就是,中国传统元素在水墨这个单元上的一些构成变化,它在形态上所产生的变化让人体会到不同的图形意义。这是对传统的一次梳理,同时也在考虑传统到底有多深厚。另外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传统。这是一个探索性的实验过程,引导着同学们在今后设计中发掘其创新能力。而且,中国现在正处于一个经济社会都在大发展的时代,水墨形式梳理是对自身文化的一种肯定,也是对文化的反思,有助于带动文化的发展。

    记者:上个问题提到了原创这一方面,那么,您怎么引导学生创作出属于自己的原创?

    石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,你读了美院,你就会成画家吗?你读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,你就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吗?这就是这么简单的问题。我觉得教学生,关键的是让学生学会看书,一定要看书。因为你要梳理清楚,你到底是怎样来的?怎么去的?你通过这种梳理之后,在头脑里建立一种秩序,你判断得出自己的发展方向,不是雷同与其他设计师。毕竟,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是百花齐放的社会,你的设计是需要有个性的。对于个性的问题,首先我在上课期间我是很尊重每个孩子的个性,每一个学生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。老师这个工作是非常难的。针对学生个性的不同来进行不同的教学,我也不能保证每一种方法到学生身上都是适合学生的。但是我在思考,在思考教学的方法,包括我做这个展览,我也在思考。思考如何把我的东西呈现在同学老师朋友的面前,如何把最本真的状态表现出来。因此,我和我夫人将此次展览的名称定为——本色。我做这件事的初衷是从一种本真的状态去对待的。在绘画艺术这方面,我是很重视别人的意见。因为当一个人在棋局里面,看不到自身的东西。所以别人有不同的意见,是来自“局外”的,肯定多少是有一定道理的。我在思考你这个问题,但是,学生自己作为一个原创者,如果他没有思想,没有前期的一个梳理,那么哪里来的原创?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,把大厦建在沙滩上是不切实际的。我比较惭愧的是从96年到现在,20多年的时间才准备做这一个稍微有点状态的一个展览。

    记者:我发现一个问题,在画展上看到画的越丑它的价值就越高。但是,我不是太明白这是为什么?

    石:可以这样说,艺术是不值钱的,也是烧钱的。你看不懂是现在还没达到这个水准。美分为三种,一种是质朴的美,一种是雄壮的美,还有一种拙朴的美。比如毕加索的画,他画的是你们现在所学的写实画吗?不是,他是用一种拼贴,构成的方式表达自身的意义。为什么艺术设计系这几个字,艺术要放在前面,而设计在后面?这是要求你们要先提高自身艺术修养,还有自己的判断力。

    所有的经典都是被时间所打磨出来的,所以同学们应该去关注经典,关注文化,多读书。不要想到马上去挣钱,钱什么时候去挣都可以,但目前,最重要的还是提高自身的文化艺术水准。

 
学院地址: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肖坝路222号 邮政编码:614000
版权所有:成都理工大学工程技术学院